热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压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天使投资人何庆源成功会变成包袱

发布时间:2021-01-22 02:58:44 阅读: 来源:热压机厂家

习惯了大公司工作方式的人,可能不适合创业。

在北电网络加拿大公司、北电网络中国公司和摩托罗拉公司打拼之后,2001年何庆源加入了诺基亚公司。由于疾呼“中国3G时代”的到来,他被誉为诺基亚中国的“3G总裁”。如果一直留在诺基亚,何庆源的去向可能将是亚太区或者芬兰总部,但他认为,自己的根在中国,应该在这里继续他的事业。2008年10月,何庆源从诺基亚西门子公司大中国区董事长的职位上离开,成立旻华投资,变成了一名天使投资人,并同时担任三家美国上市公司的独立董事和两家中国央企的外部董事。与此同时,他还有一个身份:AAMA 亚杰商会的现任会长。自从2004年成立商会开始,何庆源作为其“摇篮计划”的导师,与谭智、雷军等人共同对入选的年轻创业者进行辅导,乐在其中。同样是在2004年,何庆源也投资了他的第一个项目,提供加密技术的“太极联合实验室”。2006年他又投资了母婴社区“妈妈说”,此后一发不可收拾。2008年,何庆源组建了旻华集团的天使投资基金,用自己几十年来的行业经验和积累帮助创业者成长。虽然曾在外企身居高位,但在做天使的日子里,何庆源感觉自己更有价值。

曾任诺基亚西门子公司大中国区董事长的何庆源并没有按惯例继续留在公司向上发展,而是转身变为了一名天使投资人。

移动通信领域的机会

记者:请介绍一下您所投资的公司吧。

何庆源:我投项目的特点就是全是移动领域的企业,因为这个是我最懂的行业。到现在我一共投了10个公司。我从2006年开始投资,到现在有五年。短期内能上市的大概是星河亮点,做TD-SCDMA测试仪表的公司,现在国内市场它的份额在60%以上,明年会排队创业板。

还有几家公司,正在培育过程中。一个是银信网创,做电话钱包的服务,他们用四年多的时间建立了一个平台,这个平台一边是工行、农行、中信等五大银行的借记卡系统,另外一面是中国电信的接入系统,都是全国性的。平台上可以做很多业务,包括B2C和B2B的。举个B2B的例子,奶企的经销商要买牛奶,原来用现金交易比较多,加上收到款之后要统计,整个交易的发货周期可能到24个小时以上。现在通过这个系统,奶企会注册一个号码,所有下游经销商都可以通过打这个电话,按说明直接从经销商的借记卡账户中扣钱到蒙牛的银行账户中去。而且这个电话只可以用来订牛奶,安全性有保证。以前我们提小额支付提得比较多,但仅仅小额支付的话,通过手机没法做B2B业务。现在通过这个平台,奶企、经销商和银行的效率都提高了,发货周期从原来的24个小时缩短到几个小时。现在他们已经有了几十万用户。

还有一家比较有趣,是个做下一代搜索引擎的公司,总部在加拿大,CTO和研发团队在中国。它的语义搜索很先进,有很多人工智能的技术。我不久前投的一家也很有意思,是在手机上做彩票应用的。不过另外有几家的发展遇到了一些困难,我正在帮助他们成长。

记者:您投了很多公司,在AAMA也辅导过很多创业者,您对创业者,尤其是通信行业的创业者有什么样的建议?

何庆源:我觉得创业机会还是很多的,尤其是在通信行业,有很多洗牌的机会。十几亿手机用户放在那里,如果你有一个很好的应用能够为他们服务,即使只有5%的市场占有率,已经是个大生意了。其实日常有很多应用,在互联网上免费,但是在手机上能够收到费。例如我投资的彩票应用,对于很多人来说,不会在大街上的小店买彩票,在互联网上买也觉得支付比较麻烦,但如果手机上有这样的应用,我每天支付两元钱来买是很有可能的。像这类普通用户喜欢的东西,搬到手机上有很大的市场,很多原来不是用户的人都会参与进去。

另外一个比较大的机会,我觉得是三网融合。在我看来,三网融合现在很明显的是以广电这条线为主,与移动运营商相比,广电系统其实比较封闭,所以在三网融合里还有很多事情需要解决,包括卖硬件、卖网络、卖系统、卖应用,有问题就说明有机会。

记者:像您刚才说的,一些已经存在于互联网上的应用搬到移动互联网上有机会,但是像百度、腾讯这样的互联网巨头,还有很多其他领域的大公司,在移动互联网会侵占很多创业者的地盘。

何庆源:大公司想切进来,这是肯定的,但是大公司的灵活性不像创业者那么高,我觉得小公司还是有很多空间的。拿我投资的银信网创举例,它像中间人一样,把银行和中国电信这两个大公司牵在一起了。你想,两个那么大的国企,自己谈能谈到一块儿去吗?开会就要开两年。通常他们的做法都是CEO见面、行长见面,确定合作,但是到了执行层面,会发现一边是讲通信语言,一边讲金融语言,根本谈不到一块儿去。所以有时候就需要小公司在中间牵线,这也是创业者的机会。

成功会变成包袱

记者:您之前是诺基亚大中华区董事长,您对现在诺基亚的发展怎么看?很多人觉得它已经在走下滑的曲线。

何庆源:从全球的角度来看,诺基亚的手机在北美市场就一直没有打进去。在美国,手机销售大部分是通过运营商,他们在美国一直做得不好,产品跟不上,和运营商的关系也没搞好。这些年欧洲是诺基亚比较大的一个市场,但现在iPhone给它造成了很大的威胁。其实iPhone到目前为止,从数量上来看没有做得很大,但是占了很顶尖的市场,赚了很多钱。我觉得诺基亚有些轻视iPhone了,现在iPhone之后还有Google,可以说诺基亚走慢了一步,在全球丢失了一步先机。

但是我觉得,不能说苹果在这个位置上就没有风险了。苹果现在还是一个产品导向的公司,因为产品好,大家都买它的产品,其实从运营商的角度来讲,不喜欢苹果,在App Store里面运营商是赚不到钱的,苹果也很强势,不让利。但是没办法,用户喜欢。但如果用户有一天对你的产品不满意了,他们就会狠狠地罚你,摩托罗拉曾经就是这样丢掉市场的。而且苹果和运营商的关系又不够紧密,一旦被用户质疑,可能就会有同样的遭遇。

谈到诺基亚现在在中国市场的表现,我觉得他看错了两点。第一点是TD-SCDMA,他们没想到过TD-SCDMA会做这么大。中国一年卖两亿多部手机,TD-SCDMA今年可能占到4000万部,而诺基亚的TD机型很少,电信的CDMA2000也是如此。等于是放弃了40%的市场,靠一亿多GSM、WCDMA手机,而且市场上有iPhone、Gphone,下有山寨机,所以诺基亚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也是一直在下降。

其实我们中国区曾经和公司建议过TD的重要性,但总部不相信TD真的能做那么大;也谈过翻盖手机,但高管都不愿意听。所以公司现在要考虑怎么样去重新组织业务,看新的CEO能不能带来些新的想法。因为成功有时候会变成包袱——原来的领导层,从90年代开始一直成功,但第一次成功不代表第二次也能成功。事实证明,他们现在就没有成功,所以如果新的CEO能把原来大公司的自傲心态改掉,说不定还有机会。

记者:诺基亚这几年也收购了很多移动互联网的小公司,但在这方面的表现还是不太好。

何庆源:至少在国内的移动互联网这方面,很多时候都是总部直接插手管,但移动互联网应用真的和当地的文化等方面息息相关,芬兰总部那么远,直接管肯定管不好。所以说职权过于集中导致了公司整体的滞后。

记者:中国分公司其实权利不是很大?

何庆源:严格来讲,每个国外大公司的大中国区也好、亚太区也好,都是以销售为主,当然也有研发,但很多都是由总部来直接管的。对于区域的职业经理人来讲,能看到的东西非常有限,我觉得以前自己70%、80%的时间是放在销售上的。在战略方面,基本都是由总部制定的。从前我们还好一点,现在越来越是如此了。当时的总部领导很支持中国市场,敢去做投资,例如把所有的低端手机放在中国做研发。这种低端手机占整个诺基亚2004年销售的40%多,这个决策对于公司来说非常重要。但是后来他们慢慢把权利集中在芬兰总部,国内市场不好做了。大的外企都或多或少存在这样的毛病。

记者:那么谈到创业者,现在有很多人从外企离开,自己做企业,但是我们看到,他们并没有延续在大公司时的成功。您怎么评价外企职员出来创业?

何庆源:习惯了大公司工作方式的人,可能不适合创业。例如说,假设创业之后你还遵循在大公司里的那一套花钱方式,大手大脚的就不行了。而且大公司里,每个人的职责分得非常细,但如果你只懂某个很窄的领域,可能成功创业的几率会比较小。

而且如果一个人在国外公司做了很久,他的机会成本会很高,包括工资等各方面,这会使得他很难放弃。如果他放弃的原因就是被外企辞退,才选择去创业,成功的几率就更低了。从我个人的角度讲,我觉得外企人创业的风险比较大。我比较青睐本土的草根创业团队,他们很有创业精神,相信自己能做好。而且我觉得年轻一点的创业者会更有激情,包袱也小。我投资的创业者好几个都是30岁出头的,有的才20几岁。

创投环境有待改善

记者:您之前是在外企从事高管,现在也是很多企业的董事,为什么又选择做天使投资呢?

何庆源:在外企做大中国区高管,再发展的话,会去亚太区或者总部,但我不太想去,我的根应该是在中国。做投资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学习机会,通过注资和其他的资源去帮助创业者。当然我也知道,天使投资所投的公司里面大概有八成会死掉,这是正常的。以前有个统计,在两万个创业的公司里,有100个左右能拿到融资,最终上市或者被成功收购的只有10个,这10个里面可能只有1个成为一个百亿美元公司,所以说成功率是非常低的。从成功率来说,创业是不如打工的。但我觉得,我在国内那么多年,有很多通信行业的资源和经验,知道怎么去帮助创业者,在这个领域做投资的话,可能成功率会高一点,应该去试试。如果10个里面能有两个甚至三个公司成功,对我和创业者来说都是好事。

记者:您对现在国内天使投资环境是怎么看的?

何庆源:国外已经出现了一些“超级天使投资人”,国内做天使的还是比较少。现在国内的VC手上有很多钱,都想投大一些的案子,第一轮可能都不愿意投了,第二轮开始才愿意投。因为他的时间是有限的,看早期还不如看晚期,风险还更低一些。这就导致很多早期项目没有人去关心,所以这个其实是天使投资人很好的机会,我们可以用更好的价格投进去,拿更多的股份。

包括国内政府引导基金在内的很多基金,不喜欢看早期项目,一进来就先看公司有没有资产。刚起步的小公司肯定没多少资产的,像星河亮点,去年在融资之后,创业者和我说我们需要考虑买个楼,我说:“不会吧?融资不是为了买楼的,租个楼不是更便宜?”但后来我发现国内很多公司都觉得固定资产很重要,没有资产只有业务,很多事情办起来有困难。

记者:在国内,像银行贷款这些都对企业资产有很高的要求。

何庆源:所以说国内还没有形成像硅谷这样的风气,来推动创业型公司的发展。我们亚杰商会的下一个五年计划里,最重要的就是要做一些白皮书,希望能够给政府一些建议,产生正面的影响,让国内的创业公司得到更大的支持,不要什么事都看资产。一个资产很多、发展疲软的公司,比不上有很好项目的创新型公司。

屠龙兄弟官方版

联众斗地主游戏

西游记之大圣归来游戏下载无敌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