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压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亚投行的中国式烦恼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3:02:24 阅读: 来源:热压机厂家

亚投行的中国式烦恼

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下简称“亚投行”)的建立,将帮助亚洲各国解决基础建设融资难题,中国的“丝绸之路经济带”构想正迈出重要的一步。

在6月29日举行的“亚洲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投融资研讨会”上,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透露,筹建亚投行是为“丝绸之路经济带”铺垫。

即将成立的亚投行旨在为亚洲各国基础设施建设筹集资金,最初的注册资本将达1000亿美元。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称,中国的出资比例可以达到50%。

虽然,多个国家期待自身基础设施项目得到新的融资渠道,但对中国的影响辐射力感到忧虑。对此楼继伟表示,亚投行是以商业为导向的银行,不搞政治化,不会变成国家之间博弈的工具。

中国筹谋“西进战略”

早在2013年9月,中国领导人曾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欲加强中国与中亚、西亚、南亚以及欧洲、非洲的经济合作。

“表面看,沿途国家经济落后,但反过来想,一旦中国将这块市场激活,将获得巨大的经济效益。”一名政府智库学者向腾讯财经分析。“尽管美国大力倡导TPP想掣肘中国,但亚太地区的市场空间已日渐饱和。此时中国采取‘西进战略’,显示出高层的智慧”。

想激活新的丝绸之路,当务之急是修桥铺路,打通交通“任督二脉”。不过,“铁、公、机”等基础设施耗资巨大,不是一国一银行就能解决。

决策层很快想到办法。2013年10月,中国高层领导人提出筹建亚投行的倡议,旨在为亚洲各国基础设施建设筹集资金。在很多学者看来,这是多赢举动,既利好亚洲其他国家,也解决了“新丝路”所需硬件设施的资金问题。

国务院参事、曾在亚洲开发银行有18年工作经历的汤敏早前对媒体表示,中国借此还能获得更多外汇储备和国内资金投资渠道。

2014年年初,亚投行筹备组低调成立。中金公司董事长金立群、财政部中国清洁发展机制基金管理中心副主任陈欢分别担任正、副组长,组员还包括财政部税政司处长殷丽海等官员。

缓解亚洲多国的资金饥渴症

亚投行为渴望资金的政府提供新的融资渠道,获得亚洲多国欢迎。亚投行筹备组组长金立群透露,亚投行目前已进行了3轮多边磋商,第3轮磋商共有22个国家参加。相关各方今年秋天将签订框架备忘录。

尼泊尔央行调研部副主任Bishnu Prasad GAUTAM表示:“尼泊尔很多基础设施都老旧了,制约经济发展。如果我们想在2020年左右脱离最不发达国家的行列,就必须对它们进行改造,但政府缺乏资金。尽管我们推出各种公私合作的模式,希望吸引社会资本参与投资,但收效甚微,毕竟基础设施投资大、周期长、回报率低。亚投行可以缓解我们的资金瓶颈”。

这种说法在29日的调研会上比比皆是。柬埔寨财政预算司副主任Thirong Pen透露,柬埔寨正在努力实现2050年成为中等收入国家的目标。但基建耗费太大,光建设铁路就需要超过30亿美元。

事实上,据亚洲开发银行研究所在2012年出版的Infrastructure for Asian Connectivity(中文翻译:亚洲基础设施互联互通)一书中测算,亚洲地区从2010年至2020年间,需要超过8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费用,才能维持目前的经济发展水平。尽管亚洲开发银行和世界银行等多边金融机构能向资金不足的国家提供贷款,但现实情况是,这些金融机构本身资金有限,提供的帮助杯水车薪。

因此,亚投行的出现,无疑是适时的。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强调,亚投行与现有的多边金融机构不是竞争关系,而是合作互补,各有侧重。

中国愿出资500亿美元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魏建国透露,前期,亚投行讨论组考虑了两种模式。一种是银行模式,即借助现有的金融机构,马上进行建设。但单独的金融机构资金量不足,难满足多国借贷需求;第二种是基金模式,尽管可以融到更多资金,但基础设施项目的收益,难达到基金要求回报率高的要求。

最终,决策层将两种模式叠加,形成“银行+基金”的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各成员国共同出钱组建亚投行,再在银行下面成立一些基金进行融资。这种模式虽然慢,但保证了资金规模,而且有多国政府参与,影响力大。

29日上午的研讨会后,楼继伟在闭门午餐会期间,向多国官员和多家国际投行高管表示:前期,亚投行将向主权国家的基础设施项目提供主权贷款;今后,将考虑设立信托基金,针对不能提供主权信用担保的项目,引入PPP模式,通过亚投行和所在国政府出资,和私营部门分担风险和回报,并动员主权财富基金、养老金等更多社会资本投入亚洲的基础设施建设。

至于备受瞩目的亚投行股权结构,楼继伟透露,中方的出资比例可以达到50%,这是表明中国推动亚投行的决心。如果参与的国家较多,中方的出资比例可相应降低。不过,按照经济权重计算,中国仍将持有最大股份。据魏建国透露,亚投行最初的注册资本将达1000亿美元。按此计算,中方将出资额最高可达500亿美元(约为3000亿元人民币)。

亚投行不谈政治

亚投行是否会被政治化?中国政府牵头出钱是否为了主导亚洲?

尽管在29日的闭门研讨会上,亚洲多国表面上一致支持亚投行,但实际上质疑声依然不断。不过,大多数时候,发言者选择用更委婉的方式表达出来。

当孟加拉财政部一名官员Moinul Islam向印度中国经济文化促进会秘书长Mohammed Saqib提问,中国和印度两个经济大国将如何通过亚投行,为孟加拉、巴基斯坦等落后国家提供帮助时,对方回答:“中国是经济大国,印度不是,印度的基础设施也很落后。我们可以提供资金以外的任何支持,比如经验教训。” Mohammed Saqib强调,南亚都在同一艘船上,需要看中国的言行。

此外,新加坡大使罗家良、德勤香港银行与证券行业主管合伙人Robert Rooks在讲话中也多次强调,亚投行必须“透明”“独立”。

面对各国的戒心,楼继伟回应称:亚投行是以商业为导向的银行,不搞政治化,不应变成国家之间博弈的机构。不同国家对亚投行有不同看法也是正常的,大家可以充分交流。

而针对早前有国内媒体报道“中方拒绝日本加入亚投行”,楼继伟回应,中方与日本、美国和有关欧洲国家保持沟通,并欢迎他们参与筹建事宜。

成都到乌鲁木齐货运

成都到恩施物流价格

广州托运轿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