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压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压机厂家
热门搜索:
产品介绍
当前位置:首页 > 产品介绍

揭底疫苗沙皇什么情况?疫苗沙皇背后升迁原因揭秘资讯生活

发布时间:2019-05-07 15:57:30 阅读: 来源:热压机厂家
揭底疫苗沙皇什么情况?疫苗沙皇背后升迁原因揭秘资讯生活

  2018年是吴浈的本命年。这一年,他迈入花甲。

  8月16日,7名省部级官员因长春长生问题疫苗案被中央问责:吉林省副省长金育辉、吉林省政协副主席李晋修等6人分别受到免职、责令辞职、引咎辞职、深刻检查等处理。原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副局长吴浈被立案审查调查。

揭底疫苗沙皇什么情况?疫苗沙皇背后升迁原因揭秘资讯生活

  同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官网发布消息称,吴浈“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他也成为因长春长生问题疫苗事件首个被立案审查调查的省部级官员。

  吴浈曾长时间在食药监系统任职,分管药化注册管理、药化监管和审核检验等工作,手握重权。疫苗行业也在其分管之下,他因此被业界称为“疫苗沙皇”。

  吴浈分管疫苗期间,国内疫苗大案频发,让国产疫苗声誉蒙羞。此外,他还成为多起实名举报事件的主角。

  吴浈落马后,食药监系统多名官员被免职,他的老下属、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化妆品注册管理司原司长王立丰被调查。2017年,他的另一名老下属、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副主任尹红章,因受贿罪获刑10年。

  在药改的大背景下,中国食药监系统爆出以吴浈案为典型的多起违纪违法案例,也让更多业内人士思考该系统如何规范化,药改下一步何去何从。

  不正常的升迁

  南丰县隶属于江西省抚州市,是江西省历史文化名城,也是唐宋八大家之一曾巩的故乡。

  公开履历显示,吴浈,1958年5月出生在该县。1975年 8 月参加工作,1983年毕业于江西中医学院中医系中医专业。

  吴浈长时间在江西省卫生系统工作。他曾任江西省卫生厅医教科技处干部;1989年-2000年,任江西省卫生厅药政管理局副局长、局长。

  一位医疗行业的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吴浈在江西工作时,就因为“手伸得太长”被举报过。“沉寂二年后,却反常地越爬越高”。

  上世纪90年代中后期,该知情者在四川某制药企业江西办事处工作过四年,任省区经理。其代理的某种药品占据了南昌医院的大部分市场。

  让他出乎预料的是,1997年,大连某制药厂的产品,几乎一夜之间占领了南昌市场。“这让我大跌眼镜,太不可思议了。”

  他称,在药品代理领域,同类产品如果把某地医院牢牢占据了,其他药品就是来了,也通常是小打小闹,很难翻起大浪。

  这位知情者开始调查。他发现,大连那家制药厂的销售老总,曾找吴浈“关照过”。

  当时药品属于卫生部门管理,吴浈当时任江西省卫生厅药政管理局局长。“该局直管所有医院药品。对吴浈来说,利用手中权力插手干预药品进入江西医院,轻而易举。”

  该知情者还称,通过他多方调查,发现吴浈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此前,吴浈还关照过江苏泰州的某家药企,此外还与几家东北的企业往来密切。

  “吴浈那时候手握重权,且不到四十岁,前途无量,很多医院不敢不听他的。”

  不久,他把吴浈插手药企销售的事,匿名举报到了江西省卫生厅和江西省人民政府。

  该知情者称,在其举报两三个月之后,大连那家制药厂的某类药品就彻底退出了南昌市场,“我公司的产品重新占住了大部分市场分额”。

  该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当时相关部门未对吴浈公开处理,但是从那之后的两年多时间里,吴浈变得非常低调。

  2000年,国家及各省市成立药品监督管理局,吴浈任江西省药品监管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后任党组书记、局长,后又出任江西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党组书记。

  2006年9月,吴浈离开长时间工作的江西,赴京出任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党组成员,分管药品注册、监管、审核、疫苗行业等工作。

  上述知情者称,吴浈调到北京后,成为炙手可热的实权派。“按道理,一个有污点的人,是不应该得到提拔重用的。”

  吴浈的老家江西南丰县,被喻为蜜橘之乡,自唐代起就为皇室专送贡品。一位接近国家药监系统的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吴浈不仅贪,还会拍。他在江西工作时,利用职务之便,以福利之名,每年一车一车地把蜜橘往国家药监局和中国食品药品检定研究院送。

  在吴浈赴京仅仅3个多月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爆发重磅新闻。2006年12月26日,该局时任局长郑筱萸被中纪委“双规”。

  2007年5月29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郑筱萸案作出一审判决,以受贿罪判处郑筱萸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以玩忽职守罪判处其有期徒刑7年,两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6月22日作出二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7月10日,郑筱萸被执行死刑。

  时年62岁的郑筱萸,在被执行死刑前留下的《悔恨的遗书》中感叹道:“明天我就要‘上路’了,我现在最害怕的是,我将如何面对那些被我害死的冤魂?我祈求他们能够原谅我、饶恕我,我这不已经遭报应了嘛?”

  值得注意的是,吴浈的名字还出现在郑的判决书中。吴浈曾按照郑筱萸的指示,接受广东某公司的请托,为该公司办事。

上海回收老红木家具

桐乡贷款

东城区苹果电脑维修